欢迎访问 被雾霾笼罩的PM2.5防制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社会新闻 > 正文

被雾霾笼罩的PM2.5防制

时间: 2019-12-14 13:11:50 | 来源: 新浪财经 | 阅读:

被雾霾笼罩的PM2.5防制

PM2.5防制的目标是清除雾霾,还给台湾蓝天白云与远山,但防制工作本身却笼罩在一团雾霾里。
这几天中部细悬浮微粒(PM2.5)浓度频频「紫爆」(达最高等级),台中、南投天空一片白茫茫,这样的空气汙染状况过去不是没有,为什幺近年才逐渐得到媒体关注?因为以往这样的景象都被当成起雾,颇有几分诗情画意,却没什幺人警觉,这其实不是雾,而是细悬浮微粒造成的,危害人体健康甚剧的霾。

不只民众对PM2.5认识不足,连政府都在打混,一直到2012年才将PM2.5浓度列入空气品质监测项目。然而一直到现在,台湾几十个监测站使用的还是落伍的空气汙染指标(PSI),而非将PM2.5列为常规项目的空气质量指数(AQI)。

PM2.5防制的目标是清除雾霾,还给台湾蓝天白云与远山,但防制工作本身却笼罩在一团雾霾里。以环保署两个月前公布的,相当于未来几年的PM2.5防制行动纲领的「清净空气行动计划」来说,虽然知道2013年至2014年,台湾的PM2.5年平均浓度只有下降0.5微克/立方公尺(从24下降到23.5微克/立方公尺),却设定2020年要达成下降到15微克/立方公尺,合乎现行管制标準的目标,可以说是不可能的任务。

以环保署估计的台湾PM2.5的来源来说,可分为原生性(直接排放到空气中的细悬浮微粒)、衍生性(排放物质经光化作用产生细悬浮微粒)与境外移入,三者各佔三分之一,也就是目前约24微克/立方公尺的年平均浓度里,有8微克/立方公尺来自对岸的中国,如果人家不改善,台湾要达成15微克/立方公尺的目标,就必须将国内源头降到7微克/立方公尺这样的超低目标,而这几乎是全世界空污管制最严格的加拿大的水準了。

政府部门之间,以及中央与地方之间,对于PM2.5的计算与防制也有所矛盾。比如几个月前经济部说,PM2.5原生性来源前三名是地表扬尘、公路运输及农业活动,工业仅佔9.6%,但环保署马上反驳,若加计衍生性来源,工业排放的PM2.5达23%。又比如中南部六县市为了降低PM2.5而颁布的生媒与石油焦使用禁令,环保署想了三个月以后的回答只有一句泼冷水的「牴触现有法令无效」。

以上种种状况都显示台湾的PM2.5防制还有很大的努力空间。首先,在PM2.5防制的宣导上,政府必须让民众知道,很多人不抽菸却罹患肺癌,空气汙染是可能病因之一,若能降低PM2.5年平均浓度10微克/立方公尺,台湾每年可减少一万个肺癌病例,其他心肺与中风、过敏病例也会下降。很多民众至今还以为,台湾的PM2.5都是「阿共害的」,其实来自中国的PM2.5只佔三成多,其余将近七成都是台湾自行排放,需要民众一起努力。PM2.5可鼓励列为气象报告项目,提升民众警觉性。

其次,空污数据、来源分析要精準确实,不能打迷糊仗。空气质量指数(AQI)必须儘早採用,跟上国际潮流。台湾PM2.5的来源组成、各污染源所佔比例,必须有準确统计,并对于数值的起伏提出让人信服的解释。

对于减少PM2.5排放,必须针对客观数据研拟长期、可行的防制计画。在原生性排放方面,河川地、营建工地、道路的扬尘必须加强管控,焚烧稻草必须加强取缔,而大型客货车必须全面安装微粒过滤器。在衍生性排放方面,三十余条产业污染管制条例必须落实,中央应督导地方加强稽查工作,而对于发电、炼钢与石化等高排放产业应研拟长期改善计画,比如以天然气逐步取代燃煤发电。至于境外移入的PM2.5,中国连探讨雾霾的《穹顶之下》纪录片都禁播,能否认真面对PM2.5议题恐有疑问。

最后,政府应宣导,在PM2.5浓度超标时,民众应避免持续进行户外运动,幼童、老年与心肺功能不佳族群更应防範空污引发身体不适。空污到什幺程度才能停办中小学运动会,甚至停课,应彙集各方意见以后做出兼顾健康与教学的决定。

本文经沈政男授权刊登,原文发表于此
【作者 沈政男】 2015/11/15

新闻标题: 被雾霾笼罩的PM2.5防制
新闻标签: 明显(1)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