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 韩国瑜,M型社会的政治原子弹——反建制风潮的新型政治人物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杂谈 > 正文

韩国瑜,M型社会的政治原子弹——反建制风潮的新型政治人物

时间: 2019-08-12 13:59:54 | 来源: 新浪财经 | 阅读:

韩国瑜,M型社会的政治原子弹——反建制风潮的新型政治人物 自喻为「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」韩国瑜,不仅当选高雄市长,更成为国民党正式提名的20...

自喻为「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」韩国瑜,不仅当选高雄市长,更成为国民党正式提名的2020总统大选候选人。 图/联合报系资料照

在去年韩流尚未涌现前,参选高雄市长的韩国瑜,没有国民党传统菁英虚矫雕饰的身段与庙堂语言,他自况,自己打法很像以前穿草鞋、草根起家的民进党「敢冲、敢讲」;而他的对手陈其迈选举形象,却很像当年穿皮鞋,有钱有势却颟顸迟钝的老国民党。

这个去年自喻为「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」韩国瑜,不仅当选高雄市长,更成为国民党正式提名的2020大选总统候选人。

相对4年前,国民党「换柱」的时空背景,韩国瑜有「韩流」护体,且获得中部、南部、东部跨县市地方派系头人支持;原本「大老联治」的国民党中央权力生态,历此总统初选前后诸多转折,大老们之间离心离德,亦无法与4年前相提并论。国民党再发生「换柱」、撤销韩国瑜总统提名的可能性很小。

「非典型」的总统候选人

像韩国瑜这般没有国民党上层菁英的「成分」、「血统」,靠着民气、结合地方派系、由下而上,让国民党中央权力结构必须被动修改初选规则,最终提名为总统候选人的例子,在国民党历史中,是罕见的特例。

提名韩国瑜为总统候选人的同时,国民党中央却启动程序,完成修改党章,删去「总统当然兼任党主席」的规定。

2年前,国民党主席选举,爆发人头党员、黑道集体入党争议,国民党的党员基础与权力生态,早已从「量变」发生「质变」。

从李登辉、连战、马英九,历任国民党领导人只要掌控党内黄复兴党部,「踢着正步去投票」的铁票部队,即足以免于党内民主的挑战。

直到2016年国民党主席补选,被「换柱」的洪秀柱,靠着黄复兴党部底下党员的支持,斩获过半得票率当选国民党主席,打败国民党领导菁英支持的黄敏惠。黄复兴党部的党员对传统党内领导班子,再也不是,唯命是从、「一个口号一个动作」。

但2017年党主席选举,选前大量党员入党的海啸冲击,国民党具投票权党员暴增为45万人,黄复兴党部具投票权的党员数约10万人,仅佔全体具投票权党员数2成。

国民党党机器的党主席、中常委与中央委员选举,黄复兴党部及其党员,再也没有绝对或关键的影响力。

最能掌控国民党机器的,是2年前吸纳党员入党、「地方包围中央」,各县市地方公职、派系、社团等桩脚。而这些桩脚,「有奶就是娘」、「西瓜偎大边」,明年总统立委大选过后、谁掌控最大的资源,谁就能争取最多桩脚的支持。

就此而言,国民党中央删去「总统当然兼任党主席」的党章规定就显得无意义;假若韩国瑜当选总统,对地方派系与地方生态原本就熟门熟路,要拿下国民党机器的实质领导权,并无太大困难。

韩国瑜是「非典型」的国民党总统候选人。战后台湾「美式殖民现代性」的意识型态底下,他不但不像过往国民党上层菁英,甚至不符合台湾主流、中产阶级社会所想望的菁英形象。

日前国民党全代会通过韩国瑜将代表中国国民党参选2020总统大位。 图/美联社
日前国民党全代会通过韩国瑜将代表中国国民党参选2020总统大位。 图/美联社

M型社会的政治反叛

韩流为何出现?韩粉是哪些群体?这些议论已经盈篇累牍。但这些集体情感与社会力量,汇集形构一个「反建制」的风潮,有其物质基础的前提。

过往,台湾社会以中产阶级为主。1994年陈水扁以「快乐希望」当选台北市长后,蓝绿两大党的选举竞争,进入争取中产阶级最多数支持的「中间路线」,政党与候选人的形象塑造,以争取中产阶级虚假意识所认同的「主流价值」为主。

例如,2000年陈水扁竞选总统提出「新中间路线」、「和平新世纪,安定赚大钱」,及2008年后蔡英文的「文青腔」,与2016年「点亮台湾」竞选口号。

然而,台湾作为小型的开放经济体,全球化下的资源重分配造成M型社会。富者财富迅速攀升,中产阶级却失去竞争力、沦落到中下阶层。社会的财富分配,如同「M」的字形、分成三块,左峰穷人变多,右峰富人也变多,但中间的中产阶级这块,急速深陷下去。

过往十多年,蓝绿竞逐的中间路线与主流价值,是架构在中产阶级社会的物质基础之上。

然而,那个中产阶级社会早已不复存在,M型社会也早已形成;上层的政党、国家治理与政策、统治阶级却仍活在过往的时代,上层的政治结构,因而被下层物质基础所爆发的社会力量所撼动、冲击。

相对过去中产阶级社会的政治菁英,韩国瑜可视为这个M型社会底下,社会力量冲撞上层右派保守的政治结构,所形塑出来、反建制风潮的新型候选人。

「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」

柯文哲描述自己评估是否投入明年总统选举,「还在研发原子弹」;事实上,这颗原子弹还能是什幺,早就很清楚了。然而,柯文哲深具医师、教授菁英的优越意识与身段,如何与韩国瑜竞夺「M型社会」底下,失落的原中产阶级与中下阶层?如何争夺「M型社会」底层冲撞上层统治结构的代表性与话语权?

从这个脉络来看,蓝绿政治、学界与媒体菁英,嘲讽韩国瑜「草包」、「书读不够多」、「讲话江湖味」,对韩国瑜民气及其背后反建制力量,攻击实益着实不大,更可能反身落入M型社会对立、底层社会妒愤所指的「右派建制菁英」窠臼。

韩国瑜正式获得国民党提名后,寻找具备「现代性」光环的学者专家们,组成「国政顾问团」来替他加持。然而,这群学者专家早已内化的专业、理性、菁英思维、反民粹、学院语彙等「现代性」,与韩国瑜的「庶民」语言或韩流的本质,原本即在光谱的两个极端。这些学者专家或「国政顾问团」,背书、包装、装饰的形式价值,可能胜过竞选的实益。

去年投身高雄市长选举初期,韩国瑜自喻为「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」。这个活灵活现的孙悟空意象,很贴切韩国瑜与韩流的反建制力量,从社会底层翻身反扑,上层政治结构的国家机器、政党与政治菁英。

韩国瑜身上所凝聚的反建制力量,是否足够换成票数、支撑他明年当选总统,仍在未定之数。但韩国瑜崛起迄今的路径,已经冲击改变了民进党在中南部票仓板块、国民党中央的权力模式。也是台湾在地,进入M型社会之后,第一个引领反建制风潮的新型政治人物代表。

韩国瑜是台湾进入M型社会之后,第一个引领反建制风潮的新型政治人物代表。 图/美联...
韩国瑜是台湾进入M型社会之后,第一个引领反建制风潮的新型政治人物代表。 图/美联社

新闻标题: 韩国瑜,M型社会的政治原子弹——反建制风潮的新型政治人物
新闻标签: 上身(1)
Top